神爱爱小说网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。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100:谁占上风


    吴健妈妈打来电话说,吴健早上先出门去店里,她在家收拾,等收拾好后,这才赶去店里,结果到店时发现店压根没开。神爱爱小说网saaxs.Com

    再给吴健打电话,关机。

    吴健妈妈顿时察觉出不对劲来,自从加盟宋初一开了无忧社后,吴健将无忧社看的比自身还重,当作上班一样,每天定时去往无忧社,如果有事要离开的话,也会打电话通知吴妈。

    吴妈等了几个小时,仍然找不到吴健踪迹时,忍不住报警,但因为失踪未满二十四小时,根本不能立案,她顿时就慌了,想来想去只有给宋初一打电话。

    听完吴妈的话后,宋初一皱眉道:“吴姨,您先别急,吴健会没事的,我会把他找回来,你先别待在店里,回去吧,等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镇定沉稳,隔着手机很好的安慰了吴妈惶恐的内心,连连嗯了几声:“初一,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你一定要帮我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宋初一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无忧社一切都是吴健打理,她一直处于幕后,一旦她出面处得这件事,她的身份很可能就会暴露。

    她一个普通高中生,怎么突然就能治各种疑难杂症,如果引起有些人的兴趣,万一将她当成什么灵异神怪,到时候她该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这件事她不能出面,她得让一个知道她无忧身份的人出面帮她查。

    “楚宥,我需要你帮我个忙。”想来想去,宋初一想到楚宥。

    楚宥知道她无忧这个身份,由他出面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听完宋初一说的后,楚宥皱眉:“我怎么感觉这事儿是冲你来的。”

    宋初一也有这种感觉:“吴健和我合作这么久,我不能看着他失踪而什么也不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急。”楚寡道,“如果对方是冲你来的,吴健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宋初一点头:“那群砸店的人还在片区派出所,麻烦你去问问他们,看能不能得出点线索。”

    楚宥打了个响指:“这事儿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宋初一翻出许锐的号码,给许锐打去电话,许锐的身体早已恢复,除了少了条胳膊有些不方便外,其他倒也还好。

    伤好后他返回局里,一直没放弃追查圆点的消息,他和王盼盼于去年国庆结的婚,宋初一还去参加了他们的婚礼。

    宋初一只说自己有个朋友出门不久后失踪,其他的没有多说,许锐道:“有没有可能他去其他地方了,只是失联五个小时而已,或许手机没电了,或放没信号,这些都有可能,不一定就是失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能性不大。”宋初一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把你这个朋友的信息发给我,他家的地址以及他去往的路线也发给我,我联系交通部门的朋友帮你查查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许队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啥。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许锐的电话打过来,这一次,他的语气要凝重多了:“你那朋友大概有点不太妙。”

    他发给宋初一一段监控视频。

    宋初一点开看,看到吴健走在路上,一辆白色面包忽然停到他身旁,打开车门将他拖了进去,速度极快,吴健根本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白色面包车很快开走,许锐道:“查了白色面包车的车牌,是假的。这辆折色小面包在好几个路口出现,之后就消失了踪迹。”

    宋初一一颗心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许锐道:“把这个消息告诉你朋友的家人吧,报警,早点立案。或者等待,看看绑匪会有什么要求,线索越多,才能更快的找到人。”

    宋初一表示明白,通完电话后,她等着楚宥那边传来消息,没过多久,楚宥回来和她碰面,没得出什么有用的消息,领头的说就是看到无忧社不顺眼,刚好那天心情不好,于是砸了无忧社,并表示要赔多少钱,他赔就是。

    宋初一冷笑,如是没出吴健被绑架的事的话,她或许会信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的手机响了,来电显示是吴健。

    “无忧小姐。”电话接起后,响起的不是吴健的声音,而是一道男音,“抱歉,用这种方式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宋初一站了起来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对面呵呵笑了起来:“我呀,只不过是被你拒绝医治的一名普通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吴健怎么了?”宋初一现在关心的是吴健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吴先生是我请来的客人,我不会对他怎样的。”

    宋初一:“我要听他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吴先生,无忧小姐想和你说话。”男人扬起说了句,接着停顿了两秒,响起吴健的声音,“一姐,我……”

    宋初一打断他:“有没有受伤?”帝国法兰西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吴健说。

    宋初一长长的松了口气,只要吴健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“你把电话给那人,我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电视被男人接过,宋初一道:“你无非就是想让我替你治病而已,放了吴。掖鹩δ憔褪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无忧小姐的爽快。”男人笑,“这样吧,无忧小姐说个地址,我派人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到了,我自会放了吴先生。”男人说完,似乎想什么什么,他声音稍低了些,“希望无忧小姐不要找警察先生谈心,我怕我一个不小心,会做出什么不恰当的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宋初一眼中冷意上升,一字一顿道:“你、放、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去?”挂断电话,楚宥眉头紧锁,眼中是阴沉沉的怒火,“谁知道这是什么人,有什么企图,他说治病就治。磕闳羧チ,将你困。绞焙蚰阍趺窗。”

    宋初一:“那你说怎么办,对方明显冲我来的,如果我不去,他若真丧心病狂的拿吴健开刀,我怎么面对吴姨。何况,从他的声音听起来,他似乎确实是生了病。”

    “报警啊。”楚宥说,“这事儿让警察来管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不许去。”说着就要掏出手机报警,宋初一一把抢过他手机,“我已经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。”楚宥气的脸红脖子粗,“你忘了当初你被枪击还被人肉炸弹伤到的事了吗!”

    “吴健是因为我才被劫持,我不想再看到第二个许锐。”许锐没了的那条胳膊,到底在宋初一心中留下愧疚的痕迹。

    她知道楚宥是担心她,她放松表情:“你放心吧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楚宥急促喘息两声,片刻后,道:“那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宋初一摇头,看了下时间:“你回学校,顺便帮我请假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楚宥还要说什么,宋初一不给他那个机会:“你的身份注定不能让你冒险,我也承担不起让你冒险的结果,如果你当我是朋友,就回学:煤么,不要报警,因为一旦你报警了,我就真的处于危险中了。”

    楚宥咬着牙看着宋初一消失在自己面前,半晌,怒朝这家他们暂时汇合的书吧的桌角狠踹一脚,结果最后疼的还是他自己,无奈的扭曲着脸色回到学校。

    他去李宁玉的办公室给宋初一请假,因为宋初一现在的成绩,李宁玉对宋初一的态度已经由当初的厌恶到现在的喜欢,虽然现在是高三时期,但以宋初一平日里展现出来的成绩,高考只要不出现意外,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。

    所以李宁玉爽快的同意了这个假。

    楚宥出得李宁玉的办公室,却撞上周一白,听到周一白问他:“你帮初一请了一下午的假?”

    楚宥对周一白向来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,听到周一白问,有些不耐烦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她是哪里不舒服,或者有什么事吗?”在周一白印象中,宋初一似乎是第一次请假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楚宥干脆的说,不想告诉周一白有关宋初一的情况,这事儿宋初一只告诉了他,忽然莫名有种优越感,“她就让我帮她请假。”

    周一白点头,没再说什么,和楚宥错身离开。

    只不过走到拐角处,周一白温和的神色敛了下去。

    刚才他一直打量楚宥,后者在说到宋初一时,眼底闪过的担心和焦虑没有逃脱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拨通了宋初一的手机。

    宋初一对那个男人报的地址是一个比较标致性的地点,她打算打车去那个地点等对方派人来,不在在过去之前,她先回了趟家,将周一白送给她的枪揣进包里。

    周一白电话打过来时,她刚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“周老师,您有什么事吗?”宋初一用肩膀夹着手机,一边穿鞋,一边抚着凑过来喵喵叫的lucky。

    “你在家?”周一白听到了猫叫声。

    宋初一浅浅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对面沉默起来,宋初一直起身:“周老师,如果没什么事,我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请假?”顿了两秒,周一白直接问。

    宋初一毫不迟疑的说:“肚子有些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女生嘛,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,宋初一想向周一白表达这个信息。

    果然,周一白没再说什么,嘱咐她好好休息,挂了电话,看着结束通话的手机屏幕,宋初一轻轻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向赤沙七爷撒谎,并不让对方听出来,对她来说,也是演技的考验。

    甚至到现在宋初一也不明白,周一白为什么会对她有兴趣,她身上似乎没什么值得他关注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然,目前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她将手机放好,走出家门。退役狙击手

    另一边,周一白握着手机的手指轻轻滑动,他片刻后,他拨通荆屿的号。

    “查宋初一去哪了。”

    纵使心中疑惑,荆屿仍是满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周一白的目光缓缓变得幽深——例假来了所以请假,然而,宋初一的例假时间早就过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宋初一对他说了谎。

    何况,刚才手机里传来的那几声喵叫,一点也不像撒娇,反而透露着急切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宋初一对男人报的地点是万通广。鲁岛,没等多久,手机响了起来,是陌生号码,接通号,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,不是最初和她对话的男人:“对面,白色本田。”

    宋初一抬头看去,街对面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一辆白色本田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接开车门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无忧小姐?”开车的男人长着一副寡淡的相貌,三十岁左右,平头,穿着西装,看起来平平无奇,看到宋初一后,眼底没控制住掠过一抹惊讶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像?”宋初一掀了掀眼皮,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男人顿了下,不说话,启动车子。

    车速开的很快,渐渐往郊区开,而且宋初一注意到,男人专往没有监控的地方走,周围的环境越来越荒凉,到最后竟然走进一条单行道,两边是茂密的树林。

    这种荒凉阴森的路段,无端会让人觉得害怕,男人从后视镜里打量少女,后者从一上车后就闭上眼睛,看上去像是在睡觉,竟然是一点也不害怕。

    胆子……真不错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宋初一把眼灵放了出去,自从上次升级后,除了眼灵能离开她的距离提升到一千米外,还有一个功能,只要她愿意,她可以闭着眼睛也能看到由眼灵共享而来的画面。

    所以看似她在睡觉,实则她将路线全都看在眼里,并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车程行了近一个半小时,来到一处铁门,当车驶近时,大铁门自动打开,车子驶了进去,通过眼灵看到,大铁门旁边的控台室有两层,里面的人加起来有十多个。

    车子进入大门后,还有一段碎石子铺就路,最后,车停到旁边类似停车场的地方,男人下车,带着宋初一从拱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拱门后是一个巨大宽阔的院子,说是院子,倒不如说是植物园,花草树木一样也不少,中间一棵粗壮高大的梧桐树,树下铺满一层厚厚的落叶。

    再远一点,是一个水池,细看之下,水池里的水在冒烟,看起来像是温泉,但是闻起来没有硫磺味,说明不是温泉,而是通过其他手段造成的热水。

    水池面上飘着一些梧桐落叶,池子边缘半躺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大概二十多岁,五官立体,轮廓深刻,鼻梁高挺,眼窝微微凹限,嘴唇薄而锋利,纵使不睁眼,这张脸也透露出一种凉薄阴冷的气息。尤其是缺乏血色的皮肤,以及泛着些微青色的嘴唇,给人的感觉像是病入膏肓似的。

    宋初一立刻看出后者的身体情况:

    【姓名:未知】

    【性别:男】

    【年龄:二十六】

    【症状:中了化学药物合成的毒】

    【备注:毒虽然解了,但这身体也垮了,可惜可惜,浪费了那八块诱人腹肌以及那傲人的男性雄风,再也不能一夜御七女了。】

    宋初一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生,无忧小姐带到。”男人带着宋初一走到水池边,对着水池里的人恭声道。

    男人缓缓睁开眼睛,看到宋初一的那一瞬间,眼中本能的出现意外,他片刻后,哈哈大笑:“无忧小姐可真是能给我惊喜。”

    宋初一道:“我已经如约到来,你该履行你的承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男人从水中站起来,腰间围着浴巾,旁边角落走出一个女人,将浴袍披在他身上,随后再将他腰间的浴巾取下来,无声退去。

    “先自我介绍一下。”男人说,“在下权川木,很高兴能见到无忧小姐。”

    宋初一往前走了两步:“权先生,我的耐心是有限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费这么大功夫整这么一出把我请到这里来,我给你面子来了,接下来,你若想让我替你治你身体的隐疾,那你至少得表现出诚意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,”宋初一扯着嘴角,冷冰冰的笑了笑,“你这经过化合毒侵蚀的身体,我不能保证能让它痊愈。”

    权川木的瞳孔骤然收缩,周围的空气像拉开的弦紧绷起来,仿佛轻轻一动,就能发出撕裂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下午一点更第二章!
推荐本书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   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目录
想要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爱爱小说网首页
Copyright © 神爱爱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